当前位置:
视力保护:
我国风电将在新能源中率先“断奶”
来源: 未知 作者: admin 日期:2018-07-05 09:45 字号:[ ]

7

“分类型、分领域、分区域地逐步退出,在2020年至2022年基本上实现风电不依赖补贴发展。”国家能源局新能源与可再生能源司副司长梁志鹏日前在2017北京国际风能大会(CWP2017)开幕式上表示,我国风电经过数十年的发展,需要在新能源当中率先摆脱补贴依赖。

风电去补贴,对于业内而言,已不是新鲜事。从一开始,国家对于风电行业进行补贴为的就是产业能更好地发展。就目前来看,在国家的大力支持下,我国风电产业发展取得了骄人的成绩。

记者了解获悉,在2016年底,我国风电装机规模已经达到了1.69亿千瓦,发电量为2410亿千瓦时,占全部发电量的4%;而在2008年中国风电装机容量只有1200万千瓦左右,上网发电量仅为120多亿千瓦时,在全部发电量中的占比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当然,风电产业的发展进步不仅于此,从技术层面来看,我国风电行业也取得了长足的进步。梁志鹏称,过去的风电叶轮直径80米左右,现在已经达到了120米左右,而风电塔架的高度也从过去的80米到现在可以做到110米甚至120米的高度;由于风力发电机组的进步,风电发电的效率也得到提高。现在的发电效率要比五年前提高了20%左右,这也带来了度电成本的降低。

另外,由于今年我国首次在政府报告中把解决可再生能源利用作为一项重要任务提出,因此各级地方政府、电网企业和发电企业,以及电力用户都在把消纳风电和光伏发电等可再生能源作为一项重要工作。今年前三季度,全国风电的弃风率比去年同期下降了7个百分点。

因此,结合当前我国风电产业发展中所取得的成绩,在业内相关人士看来,分类型、分领域、分区域,风电产业到2020年至2022年基本上可以实现不依赖补贴,自主发展。

逐步去补贴

信达证券能源区域链首席专家曹寅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风电产业从一开始补贴的目标就是为了以后能够去补贴,促使行业成本合理地快速降低。相较以前我国新能源技术、新能源成本已降低很多,风电产业去补贴,属于正常现象,符合产业向前发展的规律;另外,我国可再生能源的补贴主要是来源于每个人所付电费里面的新能源附加,而我国新能源附加目前来说已经是一个比较高的额度,如果随着未来可再生能源装机规模的上升,则又要满足新的大量的可再生能源的技术补贴,新能源在电费里面的新能源附加也会不断上升,这就与政府提出的降低企业生产运营成本相违背。而且现在企业生产成本高了,中国也在渐渐上升自己的生产制造业的低成本优势。新能源附加已经没有再上升的空间。所以出于多方面的考虑风电产业都应该逐渐去补贴,平价化。

中国能源网的首席研究员韩晓平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风电产业去补贴是行业未来的发展方向,给补贴的目的就是让行业逐渐地步入常态。原来的高成本,通过产能规模的扩大,技术的不断完善,实现成本的不断下降。从而变成了有竞争力的能源,最终可以与传统能源进行竞争。现阶段这个时机已经到来,因为美国现在风电的价格折合人民币计算,陆上风电是0.222---0.431元,如果把这个电价考虑到增值税,他们最高电价(0.431元)和我们已经非常接近。

实际上美国的风电理论与设备有很多都是中国造的,因此没有理由一方价高,一方价格低。当前风电已然成为了具有竞争力的能源,在需要补贴的前提下,电网公司也不太愿意让其多发电,因为多发以后,没有足够的电力补贴,包括政府也存在这样的问题。但如果你不要补贴,和别的电力一个价钱后,你可能拥有一个绿色证书。

韩晓平预测,下一步国家可能会推动绿色证书的颁发。在发电侧推动绿色证书,最大的好处就是,每发多少电就要配有多少量的绿色证书,没有绿色证书的话,就需要购买。要是用风电太阳能的话就带有绿色证书,所以补贴的方式会发生变化,会融入到所有的电价之中去。在将来上网的时候,不同的技术上网是不同的电价,不同的补贴,不同的绿色证书的量,然后让它达到平衡。

“所以现下去补贴,也是为下一步深化电体制改革和电价构成体制改革做准备,到2020年,肯定是要通过新的机制来解决这样的问题。这个机制会让风电产业实际上更具竞争力。”韩晓平告诉记者,风电产业将来要想有一席之地,就需要逐渐地去补贴化,去补贴是一个全球性的发展。

计划可行性高

对于去补贴近年来一直在谈,但对于可行性,曹寅告诉记者,风电现分为一类风区、二类风区、三类风区,不同分区给予的补贴额度是不同的,经济性好的项目应先退出补贴,经济性差的分区后退出补贴,长久来看,这是一个很有可行性的方案。

韩晓平认为,发改委新能源司一直引领我国能源结构的转型,推动光伏、太阳能、水电的发展,无论是制造能力、发电的装机规模还是增速都是全球首屈一指的,这说明他们领导有方,我们的新能源司在推动新能源结构转型上是非常具有创造力的,所以对于他们的政策出来,我们应该支持。从之前出台的政策来看,都在不断地证明他们的判断是正确的,所以中国的风电光伏可再生能源,水电发展得非常好。这背后反映了他们的智慧,过去成功的例子,也证明了他们的方法是可行的。

此外,记者注意到,在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秦海岩于2017北京国际风能大会上表示,信息化、数字化互联网是当前时代的大背景。IT技术经过30年发展进步,俨然成为像电力一样的通用技术融入经济社会,并不断改变着传统行业的技术乃至规则。在此趋势下,“数字化已经成为风电行业的新方向,信息化、数字化、互联网将决定风电的下一个十年”。

金风科技董事长武钢表示,数字化时代下,产品优化、迭代速度的加快,也给风电企业提出了更高要求。在这一背景下,数字服务逐步成为有价值的商业模式。“比如数字风电场的出现,可进行基于数据资产性能管理,进一步提高发电量,降低运维成本。”

由此看来,风电产业分类型、分领域、分区域去补贴计划符合产业发展的趋势,计划可行性较高。

需从多方面着手

近年来,我国风电产业取得的成就不容忽视。但与此同时,所面临的问题也应当重视。如弃风限电问题、风电价格依旧较高问题、标准不健全、产业体系不完善、政府管理服务不到位等问题、在分散式风电方面所面临的问题。

中研普华研究员祝大荣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国家能源局的计划中,退出补贴方面已分为三种应用类型。首先是已经形成较大规模的陆上风电,需要通过技术进步和市场化的机制创新,率先使部分资源优越的地区风电能够尽快实现不依赖补贴发展;其次是海上风电,现在装机规模已经达到150万千瓦,速度还在加快,但也是技术难度最大的,不过,我国都在努力,今后五年海上风电将是中国风电发展的重要领域;最后是分散式风电,与欧洲不同,中国走了一条以集中式风电为主率先发展的道路。中国最近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完善有关的政策和政府服务,使分散式能源风电获得一个良好的发展环境。

曹寅告诉记者,风电产业去补贴首先应理清现在的风电成本,要细分到具体的成本细项,包括装机成本、运输成本、设备成本,生命周期中镀电的运营成本。其次要算清楚真实的可再生资源的成本结构。另外,要对成本做出合理预期,同时借鉴行之有效的去补贴计划。

韩晓平则认为,风电产业去补贴应逐渐的降低补贴,如果一刀切的下降容易产生一定问题,但可以逐年地下降。另外需产生新的机制,一个用引导者招标的模式来适当推动风业的发展;另外一个是加速绿色证书,如果能在明年或者今年年底,把绿色证书的机制推出来,那么去补贴就会顺势而为。



 
山西ag8亚游集团创业能源(集团)股份公司
|
|
网站备案号 58122225487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ag8亚游集团集团 版权所有